猫宁

很想在桂花飘下时 去过 看过

曾少年【陈玘x张怡宁】十


※时间轴小乱




雅典的一切回想起来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而人们总会在辗转难眠时忘记入睡前的所思所想。


陈玘紧闭着眼睛,他不知道那通电话后的那几个月自己是怎么熬过的。


他恨不能躲过所有有关张怡宁的事件,从前听到就能让他精神抖擞的三个字,现在已经成了令他几乎窒息的词汇。

没有勇气去问为什么,就像他一切幼稚又可笑的行为一样,都是被打击后展现出的懦弱。


明明他们都清楚自己在什么样的位置与情景上,没有一点回头的余地。


可陈玘知道自己有多害怕。就好像小时候发现自己藏着不肯吃掉的零食突然过了期,痛哭后,却发觉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不舍得。


初见时的满心欢喜,在一起时的一腔热忱,现在都被现实的一盆冷水泼灭了。


年少最炙热的情感,却也经不起现实半点的考验。


闪着微光的屏幕上来自深夜的一声晚安,每天叽叽喳喳的问候,不起眼之处却是他们曾有过的点滴。


当陈玘仰面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的时候,他才真的意识到。


过去的欢乐与美好已经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只有他的一厢情愿。






“陈玘!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被点到名字的陈玘猛地从乒乓球台子上窜了起来,眼前是刘国梁阴沉着的一张脸。


自己又走神了。他懊恼地锤了锤脑袋,屁股又坐回了球台。


动词有千万种,陈玘而今才明白,惟有浮现和回响最折磨人。


“你和马琳明天半决赛对梅兹和图格威尔,这可是场硬仗,你们要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刘国梁双手环胸,眉头紧锁着。此时男双的战局正是变幻莫测,王皓孔令辉爆冷出局,他们二人成了夺金最后的希望。


陈玘身旁的马琳微微垂着头,似乎仍然游离在神思之外。


“马琳,我知道你现在压力很大,但是你必须调整过来”


刘国梁看着低着头站在一边的马琳,轻轻叹了口气。

马琳男单的失利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下半区因此失守,可现在却没有时间给他消沉。


马琳听见自己被点名,身子一抖,眼圈下是深深的黝黑。陈玘昨晚就听见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夜,方才训练的时候连拿拍子都有些不稳。


正是因为马琳令人担忧的状态,刘指导和吴指导才会在紧张的备战中专门抽出时间来给他们俩做心理工作。教练组总归还是对这个年轻的组合有几分不放心,因此才格外担忧马琳的状态。


在别人眼里,他终归只是个二十出头缺少经验的小将,担不起这样的重任。


乒乓球馆里气氛格外凝重,陈玘忍不住的将目光移到了一边,他实在有些难以消受这样沉重的压迫感。


训练馆的门忽然被推开了,陈玘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去,却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老陆你们来了。”


刘国梁向着女队教练打了个招呼,陈玘的目光却一刻也无法从他身后的人身上移开。张怡宁和王楠并肩走在后面,挎着包说笑着走进了馆里。


“怎么,训人呢?”


陆元盛看着这边沉重的气氛,好奇地问道。刘国梁点点头,凑上前去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陆元盛的神色也沉了下来。


张怡宁一边从包里掏出拍子一边看着两位主教练的交流,余光向四下扫去,终于注意到了坐在一边球台上的陈玘。她的表情只是流露出了一瞬间的不自然,马上收起了所有的异样,反倒是看到他身旁的马琳时,格外多停留了两秒,然后转过身凑到了王楠身边。

“马琳怎么了?”张怡宁显然还没得到消息,压低声音地冲王楠问道,却还是无可避免地收入了陈玘耳中。


“嘘!输给老瓦了,你别问那么多。”王楠冲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似乎害怕让马琳听见。张怡宁似乎十分震惊,忍不住又回过头朝马琳那边多看了两眼。


陈玘忽然有些心生不忿。


自己要是有了单打的名额,是否也会换来她同样的关注呢?


如果只是队友,如果没有这几个月共同经历的种种....可是他们现在只能是陌生人。


就像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陈玘苦涩地想道,看着张怡宁和陪练的小队员对拉着,他也从球台上拿起了拍子。


我或许从来不是她必不可少的那个人。


张怡宁永远无可指摘。离了任何人都是那个冷静到令人发指的张怡宁。


可他陈玘离了她,却连做自己都不会了。

 

 

 

 

而张怡宁其实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风轻云淡。


马琳失利的消息如同一枚石子投入了她原本波澜不惊的心湖中。她本以为凭借马琳的实力,又和另外两个队友分在了不同的半区,只要守好自己这条线,就可以稳稳当当地和队友到决赛会合。


可是还没打到八强,这位种子选手就已经丢掉了自己守的半区。


张怡宁当然清楚这样的大赛上难免会有发挥的不稳定,可是马琳的失利还是令她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因为她想到了自己,更想到了他。


牛剑锋和王楠的失利让女单也丢掉了一个半区,现在只剩下了她一骑轻逐继续过关斩将,可女单这块金牌无论如何又是不能丢的。


在张怡宁的奥运蓝图中,她本以为会在决赛遇见自己的队友的,而这个人又无可避免的应当是王楠。即使她此前好几次在冲进决赛被王楠击败,但只要遇到熟悉的对手,她心中还是会多出几分把握。


可赛程的种种却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着,这才是张怡宁的担忧。


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意外呢?越是想赢便越是输球,这样的滋味,自己不是没有体会过。


她也清楚单打失利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有多么痛苦,难免会影响到其他项目的发挥。


而马琳的双打搭档正是陈玘。


马琳的状态,也决定着这对组合的成败。


只是因为她不能输,他也不能输。


这样想得出神,她却感到了身后传来的一束冷峻目光。


是他。


张怡宁有些无地自容地低下了头,而那个人也马上移开了目光。


她看得出陈玘在躲她。


恐怕他会觉得我真的是最绝情的那一个吧。


张怡宁在心里苦笑着。


恋人退一步不会是朋友。


曾经最亲密的人也可以成为今时今日最陌生的某某。


只是这一切都出自她手。



玘子,这次是我欠你的。


我用金牌来还。






到后来的后来张怡宁想过,如果没有马琳失利的警醒,自己走向最高领奖台的路或许会更加曲折些。


而如果不是因为陈玘,她也不会对马琳的成败如此挂心。


他们在无意中又一次成就了彼此。



这便是羁绊吧。



当时却是彼此心口上最痛的一道疤。







 

决赛的灯光有一点晃眼。


这是张怡宁最初的记忆。


她在握手的那一瞬间就望见了这场比赛的结果。


那双冰冷的手的主人脸上,是同样僵硬的表情。



在比赛的末尾时,她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喂,张怡宁,你要赢了。


你要当奥运冠军了。


你要当乒乓大王了。


那你觉得疼吗?


那你觉得值得吗?



她答不上来。




而故事的发展就好像有着既定好的情节一样。


最后一个球没有过网,张怡宁高举起手臂,球拍从指掌间滑落。她在心里已经排演过无数次这样的动作了,她想她要做的特别一点,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


她仰起头轻吻着指尖,然后向着天空送去。



这样能传达的到吗?


张怡宁回过头看向观众席,鲜红色的国旗飘扬着,眩目的灯光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满场的欢呼声都染上了漂亮的红。可张怡宁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失聪了,人们的喧闹声与她无干,耳边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还有滚烫胸腔里有节奏的砰砰声。


张怡宁,她,赢了。


干净利落,一个漂亮的4:0。


她知道自己此刻或许应该热泪盈眶,应该欢呼尖叫,而她只是扭过头,忽然无比渴望一个拥抱。于是她冲向教练,飞扑在他身上,她听见镜头接连不断地响着,无一例外都对准着她。


她脸上带着明媚的笑,照彻整个世界。


掌声是翻涌的沸水,带着她心中蒸腾向上的情绪,冒着热气盘旋在体育馆的上空。


这四年时间里所有的苦与泪,心酸与不甘,似乎都在今天这一刻消散不见。



可张怡宁却觉得身边空落落的。


她站在万人中央,享受着自己多少年来渴求的无限荣光,所有人都见证着她的喜悦,记录着她的绽放。



他会看到这一切吗?



会接收到自己无厘头发出的吻吗?



她松开怀抱,用双手轻轻地环住了自己。



没有人会看得见吧,我在拥抱空气呢。



假装这满场的不可见之处都是你。

 


如果没有人看到,那就当我是个傻瓜吧。





而这一切的动作都与她隐秘的心绪一般仅在一瞬间便转眼过去了。


张怡宁平复起心绪,挎着巨大的手提包,跟随工作人员走出场内。


她终于看清了观众席上的一张张笑脸,朝他们挥着手,脸笑得几乎要僵住。她最后还是看见了他,就算那人安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她还是看到了。


原来他都在场。


一颗心似乎突然有了着落。


她压抑着冲上前去向他祝贺的心情,她永远也忘不掉得知他和马琳的胜利的那一刻,自己的心如同要跃出胸口。


只是对于此刻的她来说。


他在看,这就足够了。




于是她移开目光向前排看去,李隼正一脸自豪的看着自己。张怡宁丢下挎包向他飞奔过去,用这二十年来从未有过的轻快脚步奔跑着,如同展翼的雏鹰,即将冲向苍穹。李隼也配合地俯下身用胳膊揽住了她,给予她最坚实的拥抱。


“我赢了。”张怡宁的声音激动地有些颤抖。


“我知道,你不赢谁赢。”李隼附在她耳边说道,她从来没听过李隼这样轻柔的声音。


“你付出的我都看在眼里,拿到了就不算委屈你。”李隼揉了揉她的后脑勺,眼中是不可捉摸的神色


张怡宁知道他话里的所指,这条路她孤身一人总算是走到了头,只是血也溅了一路。


而一滴一滴都是从她心里滴出来的。



“我不委屈。”



张怡宁知道今天晚上她灿烂的笑容便是最好的掩饰,没有人能看穿她内心的苦涩的滋味,悄无声息地隐匿在欢乐的气氛中。


即使难过,在这样的时刻用笑容掩住一切也是一件极为轻巧的事情。



李隼松开了手,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许多。


张怡宁带着笑走回了原处,拾起了地上的挎包,只是眼睛突然有点酸酸的。


她吸了吸鼻子,深深埋下头,来到场边换上了颁奖服。


只要她不流泪,就不会有人识得她的破绽,也不会窥见里面深不见底的难过。

 


当初一边狠心一边后悔着作出决定的人是她。



所以只能痛着笑下去,才合乎这规矩。






金牌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头上的花环似乎也格外有分量。


张怡宁回到房间之后把玩着闪着金属光泽的奖牌,原本以为会很漂亮的,现在看来却只是简简单单的设计,拿捏时冰凉的触感从指尖酥麻到全身。


她写着今天的训练日记,记录下这一切,或许等到打不动的时候翻开来,还能透过字里行间看见今时今日意气风发的自己。


张怡宁的日记一向是客观冷静的,一如外人眼中的她一样。


而此刻的张怡宁执笔坐着,今天她写下了一行自己看来最不理智的话语。



“那些原本以为会永远持续下去的东西,决定放手后的追悔,愿望达成时的喜悦,以及一些孤独的凌晨和夜晚,都会在某一个日子远去的。”



笔尖在纸张上划过发出沙沙的摩擦声。


张怡宁重重地用签字笔又把这一段话划掉,把每一个字都涂成一团黑疙瘩。



她差点忘了,记者说过要她这些天的日记的。


她这个人从来的和自己的日记一样,是要展露在所有人面前的,而心底的难过,只能自己消化掉,扔进废纸篓里。

 


是永远就不会过去,只是会被其他事情掩盖。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所以既然回不去了,就算了吧。


再坚持一下,结果也只能是延缓放弃吧。




她继续往下写。



“今天我很开心,我最重要的人都见证了我的成功,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的喜悦。”



写完她如释负重地扔下了笔。



呼,写的认真一点,说不定就能骗过自己。


 

然后假装梦中寐时出现的只是陌生人。






评论(5)
热度(44)

© 猫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