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宁

很想在桂花飘下时 去过 看过

相忘 上


心血来潮的武侠短篇。

ooc请多包涵。


无关真人,无关真人。


                                                                               



陈玘没事就喜欢唱两句。

感谢爸妈给了一副好嗓子,不着调的曲子哼着也能押到韵上去。

从前习武时总是不自禁地就唱起来,被师傅听见了便被罚着站墙根,可到底还是忍不住,便半夜的时候偷偷爬起来到后山上去,一边走一边唱着。如今闲下来,却再也唱不出从前的调子了。

他总以为是时间催得人忘却了许多,却发现从前的好多事都记得,唯独不见了曾经最爱的那支歌。


只是因为如今已经变了许多许多,他便将这件事归咎于这时间了。

反正也没人在意他唱歌。

人们见到他总喜欢说上一句,嗬,这不是金陵大侠吗。名声在外,好不威风。佛挡杀佛,魔挡杀魔,杀神是也。

这是别人唤他生出的许多说法。从前年少万丈豪情,总吵着要名扬天下。如今逢人再喊他杀神之号,却只会一笑而过,摁下不提。

只是这样一个江湖人物,在别人眼里看来,哪沾染的上半点脂粉气?唱歌是女孩子家的消遣,哪里衬得上大侠之名。他也未在外人面前唱过,只是依旧一个人哼着歌,做着手里的活计,只是再找不回从前的调子。

 

学成归乡自立一派后,他的日子总是过得清闲的了许多。家里养了一只猫,总是被他揽在怀中,指尖不厌其烦的摩挲着它的皮毛,伴上一壶清茶,有时便是一天的光景。

连妻都说他的戾气已经少了许多许多,连为人父都不曾让他有这样的改变。

只是若从前的自己看见而今的他,恐怕会吓得不轻吧。


他这么想着,微眯着眼半匍在席上,却见一个小厮奔了进来,一头栽倒在他面前。

“大,大事不好了。”小厮喘着粗气,陈玘微微挑了挑眉,“何事惹得如此惊慌?”

待他气息趋缓,陈玘才断断续续地从他口中明白,原来是金陵城来了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湖剑客,缘因不详,却连屠了几门老小。方才来的消息,新上任的牛县令也被满门灭口,城里传开来,人人自危。这不才找到了陈玘门下,金陵城的风吹草动,向来是与他脱不了干系的。

 

杀手。他皱了皱眉,“这些人还要我来摆平?”

“已经惊动朝廷了。”看见自家大人面露愠色,小厮已经冒出了一身冷汗,只是用袖子擦着汗津津的额头,接着道:“大人这次必须得出面了,已经没了十几条性命了,皆是权贵之家,实难交代。”

“可是那个江湖上横行的冷面杀手之辈?”他听见妻的声音响起,拖迆着碎步从屏风后走来,怀中拥着一个白面团似的婴孩,趴在她肩上酣睡正香。

“谁曾见过‘他’的面容?何来冷面之号?”听着妻的忧虑,他不禁发笑,只觉荒谬。

“这便是他人口中相传的了,我哪里见得过。只是听说甚是可怕,你定要小心才是。”妻被他说得闹红了脸,却仍放心不下,接连叮嘱着。

“不过是胡诌之语,也罢,我去就是。倒是要会一会这位冷面之徒,是如何让你们如此危言耸听的。”他挥一挥衣袖,站起身来,拿起了桃木几上的佩剑,坠于腰间。

“大人自是神武。”小厮唯唯诺诺地应承着。

 


此去,他自是不怕的。

从学成下山以来,他还未曾遇到过敌手。

陈玘也乐得自在,只是这金陵大侠,几乎成了个空名头。他白受着他人抬举,心中自然有些不甘。

这次,倒是个绝佳的机会,给自己正名。

看着李府的牌匾,他如是想到。负着手迈进门槛,只见府内的尸体已被抬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甚至连空气中都没有那股子人血的腥味。

好熟稔的手法,定是个积年的老手了。陈玘在心中琢磨着,却嗅见了空气中一股不易察觉的清香。

而且,仿佛是位故人。

身后的侍从手忙脚乱的跟着,他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再上前,独自踱步向前继续走着。

他要独自会一会这位故人。

 

 

是夜,天已经黑得不见五指。陈玘危坐于八仙凳上,手边是一壶已经透着点凉意的清茶。

 

今晚,他料定这位故人会来。

陈玘气定神闲地为自己斟上了一杯茶,托到了嘴前,轻嗅着新茶的清香。

然窗外的柳条无风而舞。

月光微恍,一个影子跃进了他的眼里。

那样熟悉的气息。

他感到一双微凉的手触到了自己的指尖,却又猛地缩了回去,好像错碰上了炽热的焦炭。

那个人就在自己身后。

陈玘想转过头去,却不知道为何,全身的经脉都像被阻塞,使不上半点气力,四肢绵软无力。

而耳畔是温热的鼻息,他知道那人离得自己极近,是一击即可取他性命的距离。

可他却分明觉得,自己心里的冲动,是想握住那双擎着白刃的手。

 

 

夜静的令人发慌,他却听到身后的人哼起了小曲。

一叹三叠,是他最熟悉的调子。回忆仿佛渔人撑着的一叶扁舟,踏浪飘帆的穿越人海。

 

原来不曾忘。

 

他微微抬头,

“张怡宁。”

她眯了眯眼。

“陈玘。”

 

 

冷面杀手?

 

金陵大侠?

 

 

他们相对失笑。


 

好久不见。

 

故人。



评论(3)
热度(38)

© 猫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