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宁

很想在桂花飘下时 去过 看过

曾少年【陈玘x张怡宁】六


她感到手上传来的力度,对方传来的温度就好像浪潮一样好想要将她吞噬下去,可自己却难以挣脱。面前的少年的眼里有着白炽般灼目的光芒,张怡宁忍不住躲开了他的目光。那双眼睛实在是太闪耀了,那么明亮,叫她看着就不禁生疼。 

“你不怕?”

张怡宁的声音被拉得尖细而沙哑,好像喉咙被攥住似的,从牙缝出吐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怕什么?”陈玘愣了一下,仿佛有些摸不着头脑。

“运动员生涯就这么短短十几年,你不怕耽误了……”

“那我们就互相耽误!”

他抢着打断了她的话,却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涨红了脸,小声地补上了一句:“但我肯定不会耽误你的……”

“我不怕你耽误我。”

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地接道,却又匆忙低下了头,避开了自己羞赧的神情。自己又何必接上这么句话呢,这下……可怎么圆啊?

“那我就什么都不怕。”陈玘的眼神坚定,字字铿锵。张怡宁看着他的眼睛,其中折射出自己的轮廓,好像飘忽着,却又像是被刻印在那当中了。

拂过身侧的一股风让她打了个寒战,她突然后悔起来,自己为什么出来时不多穿几件衣服,这样就不会感受到男孩身上阵阵扑来的热浪,不会被他把心吊的高高的。她好像已经过了只会愣头青的年纪,可却没想过怎么去作出自己的决定。

她想起那些带着他的气息的文字,一条条都躺在自己的手机里,原本她是想清除一些的,却发现挑来挑去哪条都舍不得删去。自己的心,好像手中用久了的手机一样,慢慢地升温着。可她却拿不准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已经接受了生活里有这样一个男孩的存在,好像……也离不开了。

 

“那我们试试吧。”张怡宁的声音软了下来,低着头嘟囔道,她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轻轻揉着自己被攥红的手腕。

“真的?”陈玘激动地抬起头来,眼中好像有一束光被点亮了似的,灼眼得厉害。张怡宁轻轻嗯了一声,手却不自在地不知该放到哪里。她有些局促地站在男孩身旁,感受着他胸膛的起伏,她的脑袋有点涨涨得发疼,随着心跳的频率一下下的颤动着。

她想起楠姐总是打趣她把所有的心眼都用到了球场上,生活里就变成了一个顶简单的实心人儿,让人不忍心戳破她的迟钝,哪天把自己的心都交出去了,自己却还傻傻的在那笑呢。现在想起这些,张怡宁却懊恼地发现,自己好像把别人对自己的感情都攒成了一团,理也理不清。她的牙齿轻轻抵着下嘴唇,睫毛不听话地颤着,好像自己作出了决定后,反而更加犹豫了起来。

“我没跟别人试过。”陈玘看着身旁一言不发地张怡宁,小声地贴在她耳边说道,好像生怕她误会什么似的。

“我也没跟人试过啊……”张怡宁有些不满地回道,她莫名地升上来一股火气,也不知道是气他还是气自己。活了二十多年,竟然还没尝过喜欢的滋味,面对比自己还小的陈玘,张怡宁忍不住自己置起气来。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在感情的成绩单上,她竟然只能交上一份白卷。

“我还想你教我呢……”

“想什么呢你!”

陈玘小声地嘟囔道,却被耳尖的张怡宁给听见了。她没好气的怼了回去,火一下子又大了。陈玘见状忙向她讨好似的笑了笑,看见他的笑容,张怡宁又感觉气不下去了,只得忿忿不平轻哼了一声,算是饶过了他。

他们继续并肩往前走着,陈玘好像分外兴奋似的,东拉西扯地向她说着自己的事,好像又把刚才那番搅得她心神不宁的告白抛在了脑后。他就像小孩子终于得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玩具,反而没有预想中的狂喜不止。

张怡宁在陈玘身后跟着他的脚步,整个人却一直蔫蔫的调动不起来。她的脑海总是盘旋着楠姐对她说过的那句话,她真的看清自己了吗?她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一会儿觉得自己后悔了,万一真的互相耽误了该怎么办,一会儿又想起自己该怎么跟教练交代,脑子里一下子就缠成了一团。他们一前一后的走在街上,好像彼此的影子似的,慢吞吞的脚步却又不肯停下。张怡宁盯着面前人的背影,他宽阔的肩膀令她感到熟悉而踏实,充满了力量。

做出的决定就不能收回了啊。张怡宁在心里对自己说,一边攥紧了拳头。

“咱们现在去哪儿啊?”陈玘忽然回过身来,竟吓了她一跳。张怡宁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要带他出来逛逛的,现下竟然把最初的目的都抛到了脑后,实在是发生了太多意料之外。

 

“来北京啊……天安门故宫就算了吧,人太多,不如我带你逛逛胡同吧,算是老北京最有味儿的地方了。”

 

“都听你的。”陈玘应道。

 

 公寓离热闹地儿还有些距离,张怡宁寻着了一条近路,带着陈玘在胡同里穿行。这条路是从前妈妈带她走过的,还好是记得的。她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带着陈玘走着,而他则异常安静的跟在她身后,张怡宁甚至能听到他喘着粗气的声音。

是我走得太快了吗?张怡宁不禁在心里想到,随着放慢了脚步。

她本以为少年会跟上自己的脚步,只是下一秒还没等她反应,她就发觉指尖好像被什么东西勾住了。张怡宁回头看去,才发现是陈玘已经勾上了她的小指,正一脸无害的笑着。

“你干嘛……”张怡宁一下子就闹红了脸,小声地冲他吼道。

“小指勾嘛。”陈玘挠了挠头,晃了晃两人紧紧相勾的小指,“你走这么快,勾上了就丢不了了。”

张怡宁听着他幼稚的解释,不禁失笑,于是她就任由他这样拉着,继续小心地揣着自己的心思。两个人的指尖都有层常年打球磨出来的茧子,此刻相互摩擦着,反而让她感觉到一种不真实的触感。但是那双手的纹理就好像恰好与她契合似的,让她没有感到一点不适。只是到了人渐渐多起来的地方,张怡宁才不经意似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陈玘也乖乖地回到了她的身后。一下午的光景她带着他转了不少地方,这些四通八达的小胡同让陈玘惊叹不已,好像走进了迷宫似的。他们一直走到脚酸的不行了,才终于在街边的一家饺子铺落下了脚。

 

张怡宁此时正拿着菜单有些举棋不定,却发现身旁的陈玘已然是一副饿极了的样子,在座位上摩拳擦掌得有些不耐烦。

“你吃得惯猪肉大葱馅的饺子不,这是这儿的特色,试试?”

张怡宁有些犹豫的向他询问道,陈玘倒是没有一点顾虑,爽快的点了点头。她本以为这跟男孩的口味会是挑剔的,没想到江南的千种风味竟然没有养刁他的胃。

不挑食好养活。她在心里打趣道,却又被自己的念头给吓了一跳,她……才不要养活他呢。

“饺子来咯——”

老板刚把还冒着热气的饺子放到了桌上,陈玘便扑食似的伸出了筷子。他狼吞虎咽的一气吃了好几个饺子,却忽然发现自己这么囫囵地吃着竟然没来得及品出味儿来。

“好吃吗?”张怡宁看着他面露难色的样子,故意向他询问道。她知道陈玘肯定没咂摸出什么味儿来,饺子就已经匆匆下了肚,估计连汤汁都还没爆出来,后槽牙就已经把仅剩的一点皮馅碾成了碎末。

“好吃,就是吃得急了。”陈玘嘿嘿的笑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大意了。”

她看着他笑了笑,不紧不慢地拿起了面前的筷子,娴熟地夹起了一个皮馅饱满的饺子,轻轻蘸了醋,品茶似的放到了嘴里,还嚼了半天才咽下去。这一套流程下来,让陈玘都看呆了。他看着她有模有样的,便也学着慢悠悠的尝着,却怎么也没吃出什么特别来,反而差点咬了舌头。

“你这吃法太精细,还没等你吃呢人家都抢光了。不过在我们老家那边也有种吃的,跟饺子挺像的,但是比这个皮薄。”陈玘用手比划着,嘴里却一点也不闲着。

“那是馄饨吧,肉馅倒是挺够味的。”张怡宁脑海里浮现出从前去南方打公开赛尝过的那些美味,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嗯。”陈玘的嘴里又多了两三个饺子,含含糊糊地应道,好不容易强吞了下去,却又忍不住打了个嗝。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张怡宁笑着递上了饺子汤,似嗔似笑地埋怨道。

“反正你吃的少,不用抢,也照样都是我的。”

陈玘脸上多了份得意的神情,还故意从张怡宁的盘子里夹走了一个饺子,一口吞了下去。张怡宁假装没看见似的没理会他的小动作,仍然自顾自的吃着。

 

饺子皮在嘴里咬破的瞬间,是汤汁爆出的味道,她感觉那股鲜香的气息就好像自己的心情一样,美妙到不可言喻。她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少年,忽然觉得今天她没有做任何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点猪肉大葱馅的饺子没错,她带陈玘来逛胡同没错,她答应他,更没错。

 

如果我是一个饺子的话,我会心甘情愿的被这个饥肠辘辘的少年吃掉吧,能温暖他的胃,也就无憾了吧。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面前的少年的确是个十足的吃货,对这世间的多少美食佳肴留过情。

但是他对她的喜欢,要比对这世间的山珍海味,还多上一点呢。

 

 

 

 

评论(5)
热度(44)

© 猫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