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宁

很想在桂花飘下时 去过 看过

曾少年【陈玘x张怡宁】二


2000年的伊始,对张怡宁来说,是一场昏天暗地的梦。

她与悉尼奥运会的一步之遥,结果却是咫尺天涯。那是她乒乓生涯中面临的第一次重大打击,她就好像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泥潭,一点点的消沉下去。她对于乒乓的热情一天天的消耗着,她不想走进训练馆,不想面对教练,不想听见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无论是好是坏。她想要逃避,她不想继续成为当下的自己。

她的痛苦与崩溃表现在赛场上,更在赛场下。

全国锦标赛上,在王楠与李菊等老将没有参赛的情况下,张怡宁依旧与那块似乎触手可得的金牌失之交臂,女单、女双、女团……连她自己都快要忘了,在她十八岁的成绩簿上,曾经写满了胜利。

一切都要重新从零开始。

在赛场下,她人生第一次尝到了无助的滋味。彼时,自己的同门师姐王楠正在备战奥运,这对于她们共同的教练李隼来说,就意味他必须把更多精力放在王楠身上。取舍之间,自有权衡。

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她要独自承受赛场上的溃败,更要独自承担自己的孤单与失落。有时李指与王楠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她必须要以更大的同理心去接受教练转过头来对她的粗暴与不耐烦。


她能理解所有人的无奈,只是她自己已然活得太辛苦了。

  


“如果你还想打下去,只能你自己救自己了,这道坎你必须自己迈过去。”

 这是她离开队里之前,李指对她说的唯一一句话。周树森教练给了她一周的调整时间,她需要一个节点,需要一个机会,来重新开始。而这一切,都必须要靠她自己。

那个假期,妈妈带着她去了杭州,在江南小镇,她终于从令人窒息的绝望中抽出了身来。她享受着远离乒乓球日子,远离挫败与纷扰。她甚至产生过退役的念头,对她而言,梦想的幻灭,足以让她失去对这项运动全部的热情。

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妈妈带着她在江边散步,她的手挽着妈妈的手,沉默地走着。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了许多声音:李指对她的训话,妈妈对她的宽慰,队友对她的鼓励……那些声音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可是她总觉得有另一个声音还在不停地呐喊着。

那个声音将她拖回了那个令她尝尽了无尽苦涩的雨夜,那个少年的话好像一丛火把,让她的世界忽然燃起了一线生机。她记起自己带着风儿一起,向着那座承载着自己梦想的体育馆奔跑时的感觉,湿透了的衣衫紧贴着她的肌肤,那仿佛是自由的感觉。她想起自己声嘶力竭的呐喊,那晚的那番话,可以算作她与那个陌生少年之间的约定吗?虽然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可是,他们说好了要一起赢。

第二天一早,她就必须要归队了,她必须要重新振作起来,面对惨淡的现实与难以预测的未来。可是现在,她却连前进的方向都不知在何方。

“妈,”她忽然开口了,低声地问道:“我可不可以放弃。”

“你当然可以了,没有人能改变你自己的选择。我的女儿,可以自己决定未来的路。”

听了她的话,妈妈反而显得十分平静,好像早就料到了女儿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妈妈的回答让她逐渐冷静了下来,这一路走来,是妈妈见证了她的辛酸苦辣。看着女儿凝重的神色

“但是,妈妈希望你不要忘记,在你的选择背后,承载着的是你自己的付出与别人对你的信任。我把荣誉看得不重,我把女儿看得很重。我希望你能遵从自己的内心,但我更希望你能不辜负自己。”

听着妈妈的话,怡宁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她紧紧地攥着妈妈的手,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知道自己可以、但不能放弃,她是要成为“乒乓大王”的人啊,怎么可以轻易言败?

她眺望向远方的地平线,在泛着泪光的视线里,她好像看见了自己一直渴望触及的远方。她曾经以为,只要一步一步都走得扎扎实实,就不会有跌倒的那一天。可是自己却真真切切地错了,不付出痛的代价,怎么能成长呢?

那一天,她和妈妈聊了很多很多。妈妈牵着她的手,讲起了她小时候的事情。说到她从前在体校里全胜的战绩,妈妈总会笑得合不拢嘴。是啊,这个带给了她无限痛苦的乒乓球,却也曾为她的生活增添了无限的乐趣。看着妈妈脸上骄傲的神色,她明白,乒乓球这条路或许会越来越难走,可她要继续走下去。她既然选择了,就要为此拼搏下去。乒乓球是她的事业,更是她的初心。

      

后来,她经历过跟多的坎坷与艰辛,03年、07年……每一次在她最靠近梦想的时候,都会被再一次拉回到原点。但她在一次次抉择间走到了最后,因为那一年,那一年的磨难,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坚韧的张怡宁。

谈不上感激,但一切,仿佛都早有注定。 



2000年的国庆,陈玘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他觉得自己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母亲打开家门见到他时,脸上惊愕,却又参杂着些许失望的表情。他本是无所谓的,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从小到大也从来没有感到过什么叫做后悔,做了就是做了,他敢扛。可是那一瞬间,当他看到母亲眼角的血丝时和眼底失望的神情时,他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看着母亲极为难的挤出了一个笑脸,接过了他手中的行囊,向他使了使眼色。他朝着母亲的目光所至看去,父亲正背朝着门口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背影像极了小时候他弄哭了隔壁家小姑娘,被人家家长登门告状时的场景。那一次,父亲没有在人家面前对他说任何话,只是恭敬地道歉赔礼。直到送走客人的门关上后,他才将小陈玘拉到了一边。而那天晚上,红肿的屁股让他失眠三天,旷课三天。

“我回来了。”

年少的倔强让他没有作出任何闪躲,而是直接走上前去,他站在父亲面前,等待着对方的回应。可是父亲却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坐着。陈玘感觉此时自己就好像被审讯的犯人,他真恨不得从这个家里冲出去,他不想忍受这份压抑。

 哒、哒、哒……空气好像凝结了一般,只有指针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父亲的沉默让他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自己从来不怕承担错误,大不了一顿打一顿骂,他绝不会有半点不情愿的。可是此情此景,反而让他感到更加不舒服。

“你不要再打乒乓球了。”

正当陈玘准备转身走开的时候,父亲熟悉的声音终于从他的耳边响起了。听到了父亲的话,他先是一惊,然后猛地抬起头,目光对上了父亲的眼睛。他看见那双眼睛里面写满了疲惫,可是他不能接受父亲的话,让他放弃,门都没有。

“爸你开什么玩笑,我不过……”

“你不过是又被国家队退回来了一次,是吧?你从来都觉得这没什么,你受得住这份折腾,我和你妈算是受不住了!你这个脾气,我也是认了,你给我回学校上学吧!安安分分的过活,也是给我和你妈尽孝了。”

“不可能,我一定还会回去的!”

“屁话!你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两次了,国家队怎么可能再要你?打不出名堂你就给我别打了!”

陈玘还是梗着脖子,一点也不肯让步。父亲看着他犯倔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抬起手就是一巴掌,而儿子却没有一点想躲的意思。

“我就是不服!再给我两年时间,如果我还拼不出来,我就去上学!”

“好!好!我倒是要看看,你两年能搞出什么名堂,要是你拼不出来,你就再也别在我面前横着来!”

少年的眉眼里写满了倔强,他不愿向任何人低头,一如那天晚上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错误一样。回想起来,那天的事情仿佛还历历在目。那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队拿双打冠军那晚,已经在国家二队的他,在电视机前目睹了王励勤和闫森并肩走上了最高的领奖台。看着他们两个人欣喜的神色,陈玘仿佛也看到了自己的梦想在发光。兴奋之余,他和几个同伴偷溜出去庆祝了一番。他们把酒当歌,畅想着自己的未来与梦想。陈玘在半醉半醒之间,仿佛看见了四年之后他胸前佩戴上梦想的金色奖牌时的场景。当时的他没有想到,这一切都会成真。

那些莽撞的少年都有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概,那晚他们玩到了很晚才回来。原本大家说好了都不承认,可最后别人都招了,只有他还死扛着。他说不上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他只是很单纯地认为"义气就是要无悔地帮助别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最后,只有他一个人接受了最严厉的惩罚,被退回了省队。可他仍然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总有出头的那一天。他一定会赢的,他们都会赢的,总有那么一天。

 


2002年,所有人终于等到了这个少年大放异彩的时刻。当年的话依旧历历在目,而陈玘终于也兑现了自己对父亲许下的豪言壮志。而这一晃,就是两年。在那年超级联赛中,还在打球的刘国梁在赛场上遇到了陈玘。于是两人间有了下面这样一段对话:

 "你喜不喜欢乒乓球?"

"挺喜欢的。"

 "还想进国家队吗?"

"我都被退回两次了,还有机会吗?"

"再拼一拼,要进就直接进一队!"

 

凭着这一番对话,他真的豁出去了。命运总是这样难以捉摸又反复无常,几个月之后,陈玘真的和刘国梁再次相见了。而这一次,他们相遇在国家一队的训练场上。曾经站在他球台另一端的刘国梁,现在已经拥有了全新的身份,成为了国家队最年轻的教练员。

 两出三进国家队,这在旁人看来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在他陈玘身上实现了。而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了他多少的汗水,只有陈玘自己知道。在省队的那两年,他练得总是最努力的那一个。人们只看到这个男孩的横空出世,一举战胜了多名当时已经名声赫赫的老将,可是却忘了他曾在逆境中的挣扎。没有当年豁出去的他,就没有后来的奥运冠军陈玘。

但是说起来,他可是一点都不后悔当年的那场酒,虽然把他罚回了省队,却让他在拼搏的路上认识了自己一辈子的师傅。很久很久以后,他在网上看到有人在问,总是站在国乒队后面的那个胖子是官员吗?看上去整场就他不懂球。陈玘忍不住笑了。

当年,好像就是这个胖子,拉了自己一把,救了自己的乒乓梦。



那一年,她看着电视机上翻飞的红色球衣,仿佛看见了那上面也承载着着自己丢失的梦想。

那一年,她看着新的时代的到来,窗外烟火绚烂,却不是为她而燃。

那一年,他为自己的年轻与莽撞付出了代价,如果不那么坚定的承担下所有的错误,他的路会不会好走一点。

那一年,他又回到了家乡的湖边,江清月近人,却别是一番滋味在心间。


那时的他们,站在各自的天空下,却不知道另一端的人,有着什么样风景与彼岸。

评论(6)
热度(47)

© 猫宁 | Powered by LOFTER